柑橘酒

高三

给自己立个flag,还有十个月,不准备上网了。要绷住绷住嗷!!!
难受一年,性价比很高的。
自律啊.....

突然脑洞

  “可别告诉我,你连一点警戒意识都没有了,小鹿仔。”
  微弱的霓虹灯光透过复仇者大厦的玻璃窗,映射着在谎言之神翠绿的水晶似的眼眸上,闪出一种细碎的水光,他的肤色有一种阴郁的苍白,他将巴恩斯压制在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沙发上,他的身体简直要陷下去,他突然的动作让可怜的沙发还有些支撑不住似的等吱呀的摇晃两下。
  嗯,两个棕头发绿眼睛的美男子,一个压另一个的身上,距离贴得那样近,好像下一秒就能吻上去似的。如果忽略洛基钳制在巴恩斯脖子上的手,和他脖子上因为压制他的魔法不断发出红色的不自然光芒的项圈,也是相当美妙旖旎的场面了。
  巴基就那么看着他,没有什么强烈的反抗。他在观察着这个来自阿斯嘉德的邪神。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观察。
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在他面前,他总有一种奇怪的倦怠,那是一种奇怪微妙又危险的感觉,不该有的放松。像石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终于找到了水源充沛的绿洲,他现在只想在阴凉的树荫下睡上一会儿。
谎言之神给他的感觉总是,像是包裹着蜜糖的短刃,可他该死的一点也不觉得危险,那是一种直觉。
“这是复仇者大厦。”看吧,他还能说话,洛基根本没用多少力。
“哈,”邪神有点颓然就显得有点无聊似的的松开钳制他的手,顺便把他丢在沙发上让他陷得更深,自己默默的转头,坐在另外一边,发出了一点烦躁的抽气声。冷冷的开口“:告诉我,小鹿仔,你不会真的打算在这儿被“战略防护”到死吧。”
巴基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自从到了复仇者大厦,沉默几乎是他的常态。但是除了这里,他没有别的可以去的地方。正如除了史蒂夫身边,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巴恩斯中士始终要跟随着美国队长,但是70年后的巴基却不知道他该在哪儿。
冬兵的存在,从来只会对他自己和他人带来负累。
但他知道,他是享受这一刻的静谧的。没有大厦的工作人员对他,隐秘的恐惧与好奇的眼光,没有斯塔克对他复杂和躲避的眼神。没有史蒂夫的小心翼翼和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他知道在洛基眼里,至少在此刻,他只是他而已。
“瞧瞧我们现在,多像,”对面的人轻轻的笑了笑,他的声音永远带着一种专属于邪神式的冷漠与讥诮。“被人紧紧的看着,控制着,像是防备着什么随时会发狂的野兽?”
巴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摆弄着,发着诡异红光的圈子。他知道洛基其实并不管他有没有在听,那种孤独感如影随形,或许从70年后破冰而出从未停歇,巴基明白,他只是想找个跟他一样的,人,而已。
邪神耸耸肩,站起来。站在窗户边,夜空空黑漆漆的,没有月亮。他背对着巴基,语气有一种,不明不白的憎恨与气愤,“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半死不活的样子。你以为你受他们摆布,他们就会接纳你?醒醒吧,小鹿仔,永远不会。承认吧,你永远不会成为他们的一员,不管那些错事,不是你是不是你愿意犯下的,不管你......多么的努力。”他的声音渐渐弱下来,巴基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默默的走过去。坐在洛基的身边。
他都明白的,怎么会不明白呢?寒冷和孤独我指着他的呼吸,那种恶心感让人想吐,且从未消减半分。他试图回忆,70年前那个美好的温暖的。爱笑的巴恩斯,却发现,那些记忆在70年的血与冰中纷纷破碎狼籍。纵使留下一点点的虚影,也显得那么远,那么渺远。像流沙划过指尖,留不下一点温度。

玩弄人心的谎言之神和能徒手撕车门冬日战士像两个可怜兮兮的小动物一样蹭在一起互相取暖。多好笑多可怜,说出去谁会相信呢。洛基想。
“真是的。”他有点讽刺和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然后又笑起来,笑得一抽一抽的,显得那样对自己感到可笑,但那些声音又像是跋涉了千山万水一样才到喉头,带着一丝说不分明的似啜泣一般的气音,声音却越来越低,用尽所有的气力。好像脖子上的抑制器不但压抑了他的魔法,他引以为傲的银舌头,也失去了功效。
“well。”邪神终于觉得自己应当停止这场愚蠢的独角戏了。他应当这次冲动的不成功的夜袭,画上一个句号。他想。
“loki”转身的一霎那,他听到巴恩斯在他身后轻轻地唤到。
停下脚步,故作轻松的假意的笑还没扯出来,便被一个并不拥暖的拥抱,扼住呼吸。
巴恩斯的铁臂很凉,正如冬日战士被冰冻了70年的心,却又热得不可思议,热的好像从相接触的地方流向心底,那块一直冰凉的漏风的窟窿,背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填补。
心口充实的,好像什么东西正要溢出来了,带着滚烫的热度。
邪神愣愣的,瞪大的眼睛。
但他没有甩开这个拥抱。
他看到了巴基的眼神,他的眼睛不是纯粹的绿,那是一种奇异的灰绿色,看让人看不清楚,先出一种疲惫的沧桑的温柔,是千层云影,万尺湖水下的暗波。他的眼神充实而温柔,切切实实的温柔,而不是,像洛基经常看到的笑,事实上洛基觉得那糟透了。那像是带着巴恩斯中士记忆的破碎残片游弋在世界上,那甚至不是笑。
"晚安。”巴基说。
“......晚安。”

我本来想写,只有,他们彼此能够了解对方,在一起时如同破镜重圆般的充实感。他们如此相像,又都承受了太多本不该他们承受的东西。受到了太多欲加之罪。让人心疼。他们有太多的相似点,永远被若有若无的排除在外。
还是因为笔力不够吧,我感觉想写的东西,那种精神的交流,一点都没有写出来,还是需要再练的。
从没想过人生中的第一篇同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匆匆产生。但是真的是突然很想写东西,不想压制自己。从高一开始,想写的脑洞和梗,记下来,估计得有是好几页了,但是因为不想耽误学习的时间,一直不敢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想写的东西也不敢写。甚至不敢把时间花费到我的爱好上。但事实证明,我,补了,一年半的数学,还是很垃圾。QAQ
产生动笔的想法,是因为前一段时间,终于挤出时间想写文了,却发现在电脑面前局促的对着键盘敲了又删,再也找不到当初文思如泉涌的酣畅感,然后突然害怕,原来能力不练真的会失去的,好玩的梗不写真的会忘记的。江郎才尽一般的枯涸感不外如是。
今天乐乎上的一位太太 ,跟我说,“想写什么就去写啊。”然后突然起了动笔的心思,虽然这并不合时宜。(以及霜冬真的粮好少,可是我就是爱冷cpQAQ)
以及为什么选择今天动笔,是因为今天我第一次月考数学凉了,我很绝望,不想复习。
明天考历史英语和地理。就这样吧,这次月考以后,估计,就不会在上网看文了。下个月好好努力!我TM要使劲搞数学啊啊啊啊啊啊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
好吧,我叨逼叨比说了一堆在说什么呀....
爱乐乎,爱太太们以及你们产的粮。
比心心❤

关于漫威官宣

我不生气,不生气,要佛系。
虽然看到最后唐尼的表情,还是很想哭。
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次的闹剧,但我可以改变自己,从今天开始,好好努力,达到更高的平台,学好英语,走出国际或许有可能去外国的漫展去看你们。做一个更好更合格的粉丝。
我想为了你们,变成更好的自己,配得上爱你。
还有一年不到两个月,努力的拼一把,也为我自己。